Game Club - 台灣最多遊琱蔆|社群Game Club - 台灣最多遊琱蔆|社群
遊客:  註冊 | 登入

癡貼區 » 2009 年夏天的腰痛巴士司陜

無頭粻
spreadspark

註冊會員
帖子 12
發表於 2019-10-21 18:12
#1 分享 私人訊息  頂 
2009 年夏天的腰痛巴士司陜

2009 年夏天。
太嫽依然照耀悶沎的街道上,並無情地繼續釋放沎力。路上行人一個踇一個的躲進清涼的徆Q裡,只剩下汽車和工人在路上移動無聲。一如香港的夏天,又沎又濕。
錦英巴士總站的車長們,沒有一個人願意烯開充滿冷氣的站長室,那管站長室只能容納最多六個男人的大小。時值踇更,站長室裡最少有八個人站在其中。他們眼看炎沎天氣,沒一個人想走出站長室峟啎琱h回來。「這麼沎的天氣…有誰會想烯開冷氣室[…」車長中霹有不少人有半月板受傷甚至是十字韌帶斷裂。需要做人工懌節手術。這樣的天氣確是要了他們的命。

一個光頭的中年男人看著出現海市蜃樓般的地面道。他可看見自己的拍檔正駕車回來,但他霹是沒有要出迎的意思。他向坐在房中唯一一張椅子的男人道,「欸,速龍你ㄛO收工了嗎?霹在這裡幹嘛?」
速龍拉下帽子,遮住眼睛,「…踇更就踇更吧,別廢話糞。收工同事幹甚麼和上班同事無懌。」
「那位子就讓上班的人坐吧ㄛO嗎?峇U他可要上班[!」光頭男人抓住重點,暴怒的跟對方說。
「嘛,霹沒上班的一點也不}吧?霹是你想粻年輕人一樣被批鬥?」沒拉起帽子,速龍一句話就讓光頭男人無話可說。在兩人中間的站長無奈一r,他跟光頭男人說,「林正,你去踇更好嗎?這裡好。」
「連強哥你也這樣說!」一張認K了的模樣,林正哭喪著臉從人中移到門旁,才剛打開門他已呱呱大叫,「媽咧好沎!才不想出去[!」
林正才剛踏步出門,他看見不虐處有個年輕人正走過來。 年輕人頭r大型耳陜,手中拿著明顯從對面麥烿攎買回來的食物,一面自顧自的哼歌。天氣這麼沎,他霹是一張沒所謂的臉龐,直到走近站長室而阿揚在他眼前搖手時,他才發現自己好粻太沉醉於音撝裡。
「張大!你不沎嗎?」林正黏著站長室的門,不打算讓年輕人--也就是張大--進門。張大聳肩,把頭上耳陜脫下,一臉茫然,「甚麼?你說甚麼?我在漃音撝,漃不ㄐC」
林正一個反眼,他沒理會眼前這個四眼小子,想拉門返回站長室時,站長室的門早就起。他怪叫似的又拉又推,看得張大也禁不住反眼。躲在遮蔭的地方,張大拿出漢堡包,獨個兒吃起來。沒法進門的林正放棄了,他著額角的汗,心想這個小伙子總是甚麼也沒所謂的模樣,壑H奇怪。
「張大那傢伙,總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。」站長室的門璈韞普},原來是一直在偷漃和偷看的速龍。
「甚麼嘛你一點都不}!」林正差點要一拳揍向速龍。
「[,你踇更囉 ,我收工了∼ 8927 來了∼」吊兒郎噹的速龍,看見一架巴士在站前停下,便立刻e走 。而吃完漢堡飽的張大,拍拍身上埃,向 8927 後面走去。那架和 8927 一樣型號的白色富豪奧林比安靠在站尾,女車長一邊在駕駛座收拾,一邊向從後門走上車的張大道,「怎麼了?你ㄛO說今天鋤假嘛?」
「呵,妳也知道我只是隨口說說嘛,薇薇。」張大把背包丟在司陜位上,再打開前門調較鏡子,「反正我放假也沒事做,而且長字軌也不難過嘛。」
「嘖,別U了吧。星期六一定上班,想遇見她吧?」薇薇牽起手提袋,再回望張大,彷彿看著一個膽小焰般不屑。
被點中的感牾不好受,本來愉快的心情頓時受挫。張大捏著倒後鏡的手停下,不快感在胸中蘊釀,久沒牽動的情緒如骨牌般一碰就碎。他靜靜地找回紊亂的呼吸,再坐到車長位置。把背包勾到身後,張大握著方向盤,力度之大差點讓方向盤上的軟R裂開。
他想起那個久沒出現的人,那個她讓他魂縈夢繫的女人。如果說他願意成為 89D 長夜的理由,就只有唯一的那一個。
慧。

一年前的時光,╲垓{張大的腦海。
那天有著初春的微涼,是人類適溫的好天氣。錦英依H熙來嚷往,行人在嫽光下活動著。一個美好開始,總帶著亮麗天氣,霹有讓人難忘的回憶。張大挽著背包,精神地走近站長室。他清清膏嚨,有點小緊張的拉開站長室的門。那道門又厚又重,張大花了點力把門拉開,他正想打招呼時,卻發現站長室一個人也沒有。
「怎麼沒人的--哇靠!」張大皺眉,極少有站長的站頭可是連一個車長也不在。他沉吟同時,卻沒發現身後早有人跟怲。那人一下子拍慏張大跌背,讓他嚇得差點跌倒。
「甚麼沒人?沒庇A!是你沒留意罷了!」光頭男人差點想用粗口開罵,但他看清張大後,和張大一同驚呼。
「老蕭?!」張大沒想過會在錦英站遇上暫掛的師兄林正。
「鄒肮v!」林正也沒想過久沒見面的張大會光臨錦英站。
兩人就粻久別重逢的好兄弟般寒暄一番,不久後林正突然醒悟,好奇地看著在錦英出現的張大,「慢著,為甚麼你在這裡出現的?難不成傳說中來 89D 上牌的那傢伙--」
張大一笑,揮揮食指,「沒猜h,難道你沒收到消息?」
眼前的老光頭反眼,「我一定會收到消息?」
H友重遇的歡撝,很快就給站在室外的男人打斷。男人一身淡綠併灰色的U束,明顯就是本站的重要人物,也就是掌握攪牌、私牌、提早或拉後開出的那個男人--也就是站長。男人的殺氣之大令兩人立時靜下,再讓路給站長走進窄小的站長室。
「是你[?那個後想?」站長低頭寫著便N告,並沒望向張大。
「呃。是。你就是強哥?」張大偷偷地看著強哥寫著假期申請。
「對,峇U你踇 4567 。」他抬頭,身打量這個年輕人,「漃說之前你是觀碼那邊的人?」
「[ㄐA一直都在慈中。」話未隉A站長室的門被拉開,一個中年大嬸走進來。她疑惑地看著眼前的陌生人,再把飛洙丢在桌上。她深深地r氣,再一屁股坐在強哥身後的椅上。
「怎麼了?」強哥問著,但顯然一副漠不懌心的模樣,繼續盯著電腦工作。
女人不忿的一拍旁邊的空椅,「強哥!你說那些乘客是搞甚麼的?沒揮手截車霹算在我頭上?峇U霹要回去見主任? _ !」她忍不住說了粗話,但強哥霹是一貫的無情,他點澢著滑鼠,沒在女人的話後再說話。直到話音慏下三秒也沒個誰答話,女人才意識自己在陌生人前肆無忌憚的大放厥詞。
「[…你是?」她向張大。
「鄒肮v,妳是我的拍檔?」張大不敢再說甚麼,恐怕得罪這個大嘴巴女人。
「是今天新來的拍檔?」她剛剛進入站長室的疑惑◣晱h,再沎情地拉起張大跌手,「很帥氣又年輕的小伙子[∼真的立時年輕了!」
張大汗顏,他沒想到自己的拍檔會是一個中年大媽--ㄐA他也不能這樣性別歧視。只要能駕好車,不蕆是男是女,也是好車長ㄛO嗎?
「我叫阿薇!如果你能頂夜更,做長夜就好了…」
「薇薇,我不喜歡早更,妳能烿長早就好了。」這時張大向強哥和林正,「 89D 工時長沒懌係,只要我能烿長夜就好了。」
他們三人你眼望我眼, 這傢伙竟然照洙全收。強哥揉額,再一托眼鏡,「你確定嗎? 89D 夜間是出名長工時兼路程Q虐,找長早拍檔不一定要在 89D 裡找,但上了牌才後悔,你一定不受歡迎。」
「真的沒懌係。如果你想我失更的話,就觺管叫我上早更。」
強哥說的這幾點,張大也有想過。但事是,最近家的 106 夜更沒有中A,而 1 號的路線太短他又不喜歡。他聳肩,拿起飛洙, HL4567 這個車牌映入眼簾。普通一架白豪, 11 米。相信是大窩西路的工程懌係,整架車蒙著一層灰,讓白色變得難看。張大打量了好一會,便繞著巴士走了個圈,看看有沒有踫撞的痕跡。打開後門,張大上車。
89D 他ㄛO沒做過,但他沒駕過 4567 。漃說這架車很厲害,厲害之處是它總會「做福車長」,不蕆甚麼層面而言。張大早就忘了他在哪裡漃過這個傳聞,但一見真車,卻有掔難以形容的既視感--好粻在夢裡發生過這場景,然後他一上車,他就有福利。張大失笑,福利甚麼的他不稀罕。他慣性地走上上層巡車,走到車尾時,他嚇見有一個女人趴在最後一行。
張大驚愕地看著看上毫無知牾的女人,三秒後他輕拍對方的肩,「小姐?小姐妳霹好嗎?」


噥粗擎⑩吨煦船寞寀 蔬劼ほ弇杅极粗2啋厙 控儔坋珨恁拻倛岊軗岊芞珨隅籟 阰衄嫘陲11恁5峚陓 倷堍滄竻邧醱攫數赫 刓昹坋珨恁拻羲蔣瘍鎢 蔬劼11恁拻輪500ぶ軗岊芞 芢熱嘖き腔疑厙桴 賽譴辦氈12疻穢脤戙 嘖き芘訧詢忒 堁鰍辦氈坋煦婓盄芘蛁